名医手中填补肾精的利器——熟地

陈农夫
2020-09-11
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


中医调理身体,历来讲究攻邪与扶正二法,那么,对于身体久病不愈的常年失调的患者,各种问题错综复杂,此时到底是该扶正还是该攻邪呢?


一般情况下,中医认为在不同的疾病阶段,面对不同的身体状态,对于扶正与攻邪需要斟酌具体情况,灵活应用,这是考验医者的功力。


而我认为,如果真的到了这个阶段,那么扶正则一定是主弦律,此时切不可因为看到很多“邪实”的表现,就一心驱邪。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久病之人多是正虚,这是主要矛盾,那些“邪实”的表现,往往是正虚的结果,因此对于这些人,多数要扶正为主,驱邪为辅。极少有那种把邪气一清除,身体立刻恢复的情况,多数是需要慢慢培补,少佐驱邪,才慢慢恢复的。


关于扶正的方法,古代医家有太多的经验,今天我们聊的,是明代著名中医陈士铎使用熟地的滋补方法。


陈士铎是个奇人,从他的经历来看,他应该是位道家医生,从学术思想来看,他和张景岳有相似之处。


但是陈士铎比较奇特,他坚称他写的书,都是神仙人物:天师岐伯、扁鹊、张仲景等人传授的,他只是记录者,这多少有些不经,但是我们却不能否认,他是位杰出的医生,他的理论非常精湛,他的方子非常实用,甚至很多方子,可以迅速起到立竿见影之效,比如我经常给大家介绍的引火汤,就是出自他的医书。


今天,我们就聊聊陈士铎对熟地黄的应用。


陈士铎他对滋补的中药,比较看重熟地和人参,其中对熟地,他的应用范围之广,不亚于张景岳,他们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他的这些疗效非常好的方子,来源于何处?这都是谜团。现在,我们暂时放下这些,来谈谈他对熟地的看法。


陈士铎认为:熟地可以“生血益精,长骨中、脑中之髓。


真阴之气非此不生,虚火之焰非此不降。洵夺命之神品,延龄之妙味也。”


熟地在陈士铎的心中,是补肾的第一妙药,他觉得补肾的药物,其实可以选择的品种不多,除了熟地,还有山萸肉、牛膝、杜仲等等,但是这些药物的作用,没有能与熟地相比的,可见他对熟地的重视,一点都不比张景岳差。


那么,陈士铎对熟地的看法,都有哪些独特的呢?我们给总结总结?


01熟地应该大剂量使用


陈士铎在使用熟地时,一般下手比较重。他认为熟地大补真阴,此类药物厚重,应该多用,才能起到填补作用。所以他主张熟地可以从一两一直用到八两,这在陈士铎的方子里,也可以看出来,他的很多方子,都是熟地作为君药,用量一两(30克)以上者比比皆是,份量确实很大,力道浑厚,疗效也确实非常好。他的方子,只要对症,往往一两剂就可以明显见效。


02熟地滞腻生痰吗?


过去,很多中医认为熟地滞腻,会生痰,这样的看法使得很多人不敢用熟地。


而陈士铎认为熟地不但不生痰,还能化痰。他说对于脾肺所生之痰,那是要健脾补气的,但是对于心肝肾三脏,因为脏器虚损所生之痰,用熟地可以立竿见影地化掉。他举过一个例子,说那种“有吐痰如清水者”,用一般的二陈汤等消痰化痰之药,一点效果都没有,可是吃了熟地为君的八味丸(今天的桂附地黄丸),那种汹涌的痰气立刻就能够平定下来。所以陈士铎说熟地实在是“消痰圣药”。


这就是陈士铎这样的医生的高明之处,他们看得出这种痰是因为体虚而生,正气不足是根本问题,所以就以补肾为主,肾气充足了,身体功能恢复,痰自然会消除的。


这里他所举例讲的患者,就是那种身体虚弱,久病之人,确实当以扶正为主。


03熟地滞腻碍胃吗?


过去很多医生认为,熟地粘腻,因此会妨碍脾胃的运行,所以会碍胃,吃多吃久了,会感觉没有胃口,胃里胀满,这种说法到清代则更加严重,而早在明代,陈士铎就给予了反驳。


陈士铎则觉得,大家这么讲实在是太逗了,这是不对的。为什么我们脾胃不能消化水谷?那是因为脾胃虚弱,为何脾胃虚弱?那是因为肾气不足啊,因为肾气是一身的根本。所以,脾肾虚弱,才会不能消化饮食,所以食物无法转化成正气,反而变成了痰湿。


所以,陈士铎说,我们服用了熟地,往往饭量见长,这是因为脾肾之气足了,所以熟地是“开胃之圣品也”!它不但不碍胃,还对脾胃大有好处呢。



名医手中填补肾精的利器——熟地


比如,陈士铎治疗“入房纵欲,不知葆涩,以致形体瘦削,面色痿黄,两足乏力,膝细腿摇,皮聚毛落,不能任劳,难起床席,盗汗淋漓,此损精而成痨症”的患者,此时患者脾胃运化能力极差,所以他用“开胃填精汤”,方子重用熟地一两、巴戟天一两,配合人参三钱、麦冬三钱、山萸肉三钱、茯苓三钱、白术五钱、五味子一钱、肉豆蔻一枚。用这个方子,“连服十剂,精神生,饮食知味,胃气大开。再用十剂,可以起衰,再用十剂,前症顿愈”。其中的理论基础,就是肾气充足了,脾胃才能强壮。


04熟地该怎么和其他药物配伍呢?


陈士铎认为熟地可以和很多药物配合使用,效果更好,而且和熟地配合使用的药物,除了肉桂不能超过三钱,其他的用量也要大,这样才有效果。


那么该怎么配合呢?陈士铎给列举了一下:



补血:


熟地配合当归、白芍、川芎,这是四物汤,是养血的祖方。


交通心肾:


陈士铎认为使用大剂量的熟地,可以交通心肾,加点人参也可以。效果远远好于黄连肉桂组成的交泰丸。


培补脾肾:


熟地配合白术即可。


滋补肺肾:


熟地配合麦冬、五味子,可以滋肺肾之将枯。


滋补肝肾:


熟地配合白芍,可以益肝肾之将绝。


温补肾阳:


熟地配合肉桂,可以助命门之火衰。


滋补心经:


熟地配合酸枣仁,可以安膻中之火沸。


清大肠虚热:


熟地配合地榆,可以清大肠之血。


滋养胃阴:


熟地配合沙参,可以凉胃中之炎。


清泻胃火:


熟地配合元参,可以泻阳明之焰。


比如,陈士铎治疗因为劳累过度,肝肾不足,心阴亦虚导致的:“筋缩不伸,卧床呻吟,不能举步,遍身疼痛,手臂酸麻”之症,用的是“养筋汤”,方子就是熟地一两、白芍一两、麦冬一两、炒枣仁三钱、巴戟天三钱,因为力大效宏,所以可以做到“二剂筋少舒,四剂筋大舒,十剂疼痛酸麻之症尽痊矣”。


05妇女产后适合使用熟地吗?


陈士铎说,不但产前适合使用,产后更适合使用,主要是补肾生血,他说:“夫肾中元气,为后天之祖,熟地禀先天之气而生,产妇亏损血室,元气大耗,后天之血既不能速生,正藉先天之气以生之。用熟地以助后天,实有妙理,非泛论也。”


06熟地可以单独使用吗?


陈士铎认为熟地是可以单独使用的,比如心肾不交之症,就可以用熟地二两,熬水,空腹服用,可以立竿见影,“心肾交于眉睫”。这是因为“夫心肾不交之病,多是心火太过而肾水大亏也。用熟地以滋其肾中之枯干,肾得水之滋,而肾之津即上济于心,心得肾之济,而心之气即下交于肾,又何黄连、肉桂之多事哉。”


但是,陈士铎说熟地如果单用,那是临时使用的方法,所以大剂量、短暂服用可以,但是如果长期滋补,还是需要配合其他药物,这才妥善。


07熟地可以补阳吗?


有人问陈士铎,说您认为熟地是补阴的,为何古人补阳也用熟地呢?


陈士铎的解释是:“非阳分之药而偏用之以治阳病者,阳得阴而平也。阳非阴不伏,用熟地以摄至阳之气,则水升火降,阴阳有既济之美矣。”


其实陈士铎对熟地的应用已经境界极高了,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仅仅把熟地归于滋补肾阴的药物是不够的,熟地是填补肾精的,肾精是人身的根本,肾精化生肾气,肾气始分阴阳,这样理解,才能更好地指导实践。但是无论如何,这些都不影响陈士铎对熟地的精深应用。



名医手中填补肾精的利器——熟地



坦诚地讲,明代著名医家陈士铎,和张景岳一样,都是非常擅长使用熟地来滋补的医家,他的书中方剂众多,现在研究的人并不多,但是仅仅是广为人知的几个方子,疗效都非常神奇,很多中医稍微使用,都会大为惊叹,所以,我觉得每一位古代医家都是一个宝库,像陈士铎这样的医家,实在是太值得我们研究和学习了,我希望以后有时间,能把陈士铎和张景岳可以详细地讲给大家。


再多介绍一下,对于熟地,最困惑大家的问题,就是质量问题,古人所用的熟地,多是把生地九蒸九晒制作成熟地,但是现在很少有人这样炮制,多数是机器蒸制,而真正认真按照古人的程序九蒸九晒做下来的,凤毛麟角。


所以今天介绍理论之余,我也给大家介绍一下道地药材,河南焦作温县种植的怀地黄,这是最道地的产地,然后经过严格的九蒸九晒而来的熟地,各位朋友感兴趣的可以长按后面的二维码,进入了解一下。




99%的人还阅读了

还有一种“热证”,叫肾阳虚

别把肾虚当玩笑,小心失眠找上你!

肺病光治肺?不如看看肾!





阅读 9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