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汗不当或寒邪入里化热导致心胸烦躁、短气咳嗽怎么办?

陈农夫
2020-12-03
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


大家学习了这么久的中医,看了这么多的医案,自然是免不了心痒难耐,想动手一番,体验一下药到病除的感觉。可是,有时候药物用上了之后,不仅没效果,反而还加重了,甚至多了一些其他问题,这着实是令人有些苦恼。


其实,别说是大家了,很多浸淫中医多年的老先生也不敢说一生中从未有失治误治。所以,今天咱们就不介绍别的了,来说说大家失误了以后,用什么方子可以来“补救”一下。


今天咱们来说说这个经方——栀子豉汤。这个汤只含有两种药,那就是栀子和香豉,香豉也就是淡豆豉,用量各9克。就这简单的两味药到底能治什么病呢?



发汗不当或寒邪入里化热导致心胸烦躁、短气咳嗽怎么办?


让我猜测一下,大家是不是有的时候发汗没发透或者偶感风寒没注意,邪气入里化热之后总感觉自己内心里面很烦躁、胸膈部热热的,晚上还睡不着觉,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或者是总短气、咳嗽?

如果您有类似的经历,那您一定得好好往下读!


医案(一)

第一个是《湖北中医医案选集·第一辑》中的医案。


袁某,男,24岁。患伤寒恶寒,发热,头痛,无汗,这个病给我们治,我们也会治,那就是麻黄汤,甚至连药味都不用增减,此医案作者也是这么想的,并且确实管用,患者服后汗出即瘥(痊愈)。


但没过多久,麻烦就来了,患者即感心烦,渐渐增剧,自己说心中好似有万虑纠缠,意难摒弃,有时闷乱不堪,神若无主,翻来覆去,不得安眠,患者的妻子非常恐慌,恐生恶变,于是又请这个大夫去诊察一番。医者见其神情急躁,面容怫郁。脉微浮带数,两寸尤显,舌尖红,苔白,身无寒热,以手按其胸腹,柔软而无所苦,询其病情,曰,心乱如麻,言难表述。于是书栀子豉汤一剂:栀子9克,淡豆豉9克。先煎栀子,后纳豆豉。一服烦稍安,再服病若失。



发汗不当或寒邪入里化热导致心胸烦躁、短气咳嗽怎么办?


是不是感觉有点朦朦胧胧,没看懂?没关系,下面还有一个。


医案(二)

这是北京中医药大学著名伤寒论名家郝万山教授记录的一个病案:这是上个世纪的事儿了,首都五一还是七一要组织游行,郊区的村民天不亮就出发,走到广场就快中午了,都饿了,也渴了,有个人自己带的干粮,便吃了,然后随便在边上接点凉的自来水大口的喝了,当时不觉得,后来回家后,感觉胸部就不舒服,还咳嗽,以后每年从五一开始咳嗽,一直咳嗽到十一左右,才好转,经过多方治疗没有太大的疗效。


当时郝万山教授正在宋孝志老先生手底下抄方,赶巧不巧这个患者就找到了宋老,宋老给开的方子就是栀子豉汤原方,那个病人觉得这是在糊弄他,他不相信,因为在别在大夫那开药都是大包小包的,这里开的药就一点点,和茶叶包似的。于是这个患者问这个药到底行不行啊?老先生就说试试吧,喝了一两个月,说是症状减轻了,后来又来过一两次,又过了几年来了,是看别的病,郝万山才想起问了原来的病,那病人说就是宋老给看好的。


通过这两个医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摸到一些规律呢?这里跟大家简单说一下,后面我们会根据条文再补充的。


栀子豉汤的应用范围有二。


PART-1

第一点得从误治这个角度来说,病邪在表通常用汗法来治疗,就比如第一个医案中的麻黄汤;病邪在胸部我们会用吐法;而病邪在腹部自然用下法。但如果用这几种方法没用好的话,会出现表面上这个疾病已经好了,但是实际上体内仍留有一部分的余热,而这余热正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PART-2

第二点,对应的就是医案二。医案二是什么情况呢?就是寒邪入体了,但是这人没注意,导致寒邪化热了,热邪积郁在胸肺部,所以每年的夏天才会引动热邪,从而咳嗽。


那问题就又来了,热邪咋这么厉害呢?一进入人体,人就“要死要活”的?还有,我们总说寒邪入里化热,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01火热之邪


第一个问题,火热之邪是什么,有什么特性呢?凡是致病具有炎热升腾等特性的外邪,就能称之为火热之邪。火热旺于夏季,但没有明显的季节性,也不受季节气候的限制,所以只要是火热之气太过,就会形成火热之邪。


火热为阳邪,其性燔灼趋上

火热之邪是阳邪,阳邪伤人的话,是不是首先就要过人体的阴气这一关?但邪气亢盛,有时人体阴气并不能制约,就导致人体会呈现出一种阳气偏盛的状况,而“阳盛则热”,所以感此邪气,临床多见发热、烦渴等症。另外,火性炎上,就是往上走,所以疾病大多数呈现的部位是人体的上部。


火热易扰心神

火热与心相通应,故火热之邪进入人体之后,非常容易影响心智,轻者会心神不宁而心烦、失眠。重者可扰乱心神,出现狂躁不安,或神昏、谵语等症。故《素问·至真要大论》说:“诸热瞀瘛,皆属于火”“诸躁狂越,皆属于火”。


关于今天所说的问题,大家记住这两个就够了,火热之邪还有三点特性:火热易伤津耗气、火热易生风动血、火热易致阳性疮痈。这些以后有机会再说。


02寒邪入里化热


第二个问题,我们总说寒邪入里就化热,好像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大家知道寒到底是怎么变成热的么?


古人用字是很讲究的,“寒邪入里化热”其实说的是寒邪从体表进入内里本身并没有变成热邪,而是使体内的某种东西化成热的了。您想想一坨冰从屋子外面搬到屋子里面怎么可能就变成一团火了?连热水它都变不了嘛。


身体里面什么东西能化热呢?


其实是正气,正气在体表也有,相对来说体内的正气要多得多。寒邪是怎么使正气化热的呢?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被加热的油看起来是平静的,如果你往里面滴上几滴水瞬间就会迸溅,当然寒邪入里化热没有这么剧烈。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寒邪入里不化热。这种人或是先天禀赋不足,或是后天虚损羸弱。体内正气本就不足,哪有化热的能力。


这一类人容易受凉感冒,但症状一般不明显,没有高烧甚至发热的表现,过几天感冒也会好。这种正气不足的情况通俗来说就是把家门打开了让强盗进来,寒邪大摇大摆就进入你的身体里面了,但是这一点点寒邪还不足以摧垮你的身体,会找一个地方伏藏起来,待日积月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突发重病甚至危及生命。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并不是说你正气充沛、四肢强健就不会生病,大小伙子淋场暴雨再吹一下冷风也是会感冒的,“邪不可干”的是体内的脏腑。所以正气足的人应该注意护持正气,正气不足的人更应该避风避寒补养正气。


好了,理论问题已经解决了,就该说说实际的了。刚才我们说了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用栀子豉汤,但是没具体说什么症状可以用。


“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憹,栀子豉汤主之。”

“发汗,若下之,而烦热,胸中窒者,栀子豉汤主之。”

“伤寒五六日,大下之后,身热不去,心中结痛者,未欲解也,栀子豉汤主之。”


这三条原文都明确指出:栀子豉汤证是因为误治而造成的。且这三个条文就是栀子豉汤的应用范围,我们抛开致病因素,谈症状的话,可以从以下几个点入手。


栀子豉汤的主证是“烦”(虚烦、烦热)、失眠(“不得眠”)、胸闷(“胸中窒”)、“心中结痛”、烦甚则“反复颠倒,心中懊憹”。


什么是“心中结痛”?这里的“结”,是“聚”的意思,热邪壅滞不散,气机不利,故“胸中窒”,气机因热邪而窒塞不通。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心胸疼痛了,也都是热邪无从发越、聚结不散的缘故,故“结痛”之“结”是言其原因,“痛”是言其后果。什么叫“反复颠倒”?就是烦躁起来没头没尾的,一直不停。懊憹即心中欲吐不吐,烦扰不宁之象。


栀子大家都知道其味苦性寒,能泄热除烦,那淡豆豉又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呢?


过去都认为淡豆豉有发汗解表作用,要是豆豉发汗,仲景原文就说不过去,既都说了“发汗、吐下后”,岂有再发汗之理?


姜春华先生曾经指出,豆豉并无发汗作用,也没有催吐作用,先生总结其用有四:1.除烦;2.调理肠胃;3.有轻微解热作用;4.作治寒性哮喘的砒制剂紫金丹的赋形剂(上海成药名寒哮丸)。


乡前辈李孔定先生则认为豆豉为滋阴之品,功能滋肾宁心,开胃消食,其滋阴之力不及地黄麦冬,但无地麦之呆滞碍胃,因此用于内热尚盛,阴未大虚者,与栀子合用,颇为合拍。


为什么既教了大家用病因解读,又教了大家从症状入手,这是因为疾病有时千变万化,我们不能循规蹈矩。比如,栀子豉汤还能用于心悸、胃痛、鼻衄、小儿夜啼、膀胱炎等。


而且大家还可以根据情况进行加减。栀子豉汤是虚烦不得眠,心中懊恼的那种感觉。


栀子甘草豉汤是在上面的情况下还有少气者,这里则是中气不足的情况,炙甘草二两(6g)就行。栀子生姜豉汤则是在上面这些情况下,再兼呕的情况出现,这里生姜用到了五两(15g),在桂枝汤里生姜是三两,而这里生姜用到五两,可见医圣不是瞎用药的,现在生姜汁经常用来和胃止呕。


注 意

栀子豉汤苦寒走泄,易伤阳气,故《伤寒论》中特别提出“凡用栀子豉汤,病人旧微溏者,不可与服之”。“病人旧微溏”,是指平素大便总是溏泄的患者,多属脾气虚寒,服栀子豉汤后更伤阳气,故不宜服用。


很多人想问,今天怎么又说经方呢?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我们原来在学生时代会学习一些很复杂的数学知识,比如动辄就是千万上亿的数字,或者是晦涩难懂的数学符号以及公式。这些东西在我们平时生活中根本用不上,但您转头想想,正是因为我们连这么难的东西都学明白了,日常那些“小打小闹”,我们解决起来岂不是更轻松了么?


当然,也不是说简单东西,我们就不要学了,只要有用,我们就要吸纳。冬天消耗大,所以进食较平时增多,人们容易大饮大吃,此时寒邪易伤及脾胃,且容易与湿邪、食积结合在一起。出现如胃脘部胀满,舌体胖大,齿痕,白腻苔,腹泻水样便或者粘腻便,吃冷的容易胃痛等不适。



发汗不当或寒邪入里化热导致心胸烦躁、短气咳嗽怎么办?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若平素受寒或者饮用冷饮等易出现胃痛者,我们可以用吴茱萸和粗盐做一个“暖宝宝”:用吴茱萸250克,加粗盐250克,用铁锅炒热后,用纱布包裹温熨疼痛处,冷了的话炒热再熨,可反复利用。也可先将吴茱萸及粗盐先用布袋装好后,放入微波炉叮热后使用。


吴茱萸性味辛苦,温,有小毒。《本经》曰:“主温中下气,止痛,咳逆寒热,除湿血痹,逐风邪,开腠理。”可温中止痛,除湿散寒。


好了,关于栀子豉汤就讲到这里了,不知道看了这篇文章之后大家是不是又跃跃欲试了呢?不过,大家可千万别为了试验栀子豉汤的功效而故意误治哦!



阅读 8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