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会不会消亡,如果没了“中医”会怎样?

陈农夫
2020-04-24
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


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这种文化不须由别的文化来推导或证明,历史上,中医从未以自己为标准去抨击其它医学(尽管这样,历史上与中医学同时期的其他几支医学文化都早已堙没!唯有中医学能长盛不衰!)每个民族都有为了自己文化的存在而排斥外来文化的本能,而为了自己文化的繁荣和发展,又都有了解和研究外来文化的欲望。这是一个辩证的统一。力求民族文化的存在和发展是目的,研究外来文化,吸收其优秀部分则是手段。研究外来文化必须坚持自己的特点,用自己的尺度去寻找那些适合自己特点。那种「反客为主」,热衷于被外来文化研究,沾沾自喜于被外来文化证明,是不可取的行为!

中医会不会消亡,如果没了“中医”会怎样?


2004年,当小洛克菲勒死了以后,美国人汉斯·鲁斯克撰写了《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将洛克菲勒对中医的阴谋策划和盘托出。洛克菲勒集团策划了一个阴谋,那就是于1915年在中国成立了协和医学院,把西医引进来,并以学术基金会的名义免费培训中国人学习西医;这个基金会可以给中国教授西医的学校赞助,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给这些学生灌输这样的思想,即放弃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安全有效廉价的中医”,而相信昂贵的西药。


中医会不会消亡,如果没了“中医”会怎样?


但中医在当时的中国,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怎样才能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西医的功效?答案当然是,通过“科学”,于是洛克菲勒财团就打着“科学”的旗号说:中医不科学;这样就绕开了中医最具竞争力的方面;从思想上让老百姓知道科学是最好的东西,中医不科学,所以中医不好;同时,洛克菲勒集团也收买文人、收买媒体、收买社会精英来批评中医;除此之外,洛克菲勒财团还在政府内推行取缔中医、提倡废医留药等等,由于西医在手术、抢救方面的高明,因此洛克菲勒集团在医用器械、西药制品方面的销量大增。



清末,由于清政府一直采取以洋压汉的政策,尤其是慈禧与光绪相隔一天死亡的事实,太医院被废置,中医就此不被重视;此时,大量的官派留学生归来,其中学习西医的学生基本上是一致反对中医的


清末,由于清政府一直采取以洋压汉的政策,尤其是慈禧与光绪相隔一天死亡的事实,太医院被废置,中医就此不被重视;此时,大量的官派留学生归来,其中学习西医的学生基本上是一致反对中医的


20世纪前50年代,卫生事业的行政管理大权,基本上为留学回国的西医所掌握;而人数在数十倍于西医的中医,则完全处于在野无权的地位,这种畸形必然造成唯西医科学,排斥中医甚至废止中医的局面。



中医多年以来,可以说是作为替代医学的角色在行使着。国内多数以西医的医疗作为主流医学,抗生素开始泛滥。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指出:「全世界有1/3的病人不是死于自然疾病本身,而是死于不合理用(西)药。」在癌症治疗方面恐怕还要大大超过这个比例。(来源:2001年7月4日《人民日报社市场报》)

如果人类不停止滥用抗生素,那些新产生的「超级病菌」将会使所有的抗生素失效,人类在严重感染面前将再次无药可治。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在发烧后,轮换使用各种抗生素仍然不管用的原因。

然而“在美国,有人形容‘买抗生素比买枪还难’,可见对抗生素管理之严格。而且,美国多数医院没有输液室。”南京鼓楼医院院长助理、医教处处长吴超对此深有感触:来医院看感冒的外国人,往往只要求医生给开点板蓝根、小柴胡等,极少主动要求输液的,而中国人恰恰相反,认为输液治疗,效果比吃药、打针来得快。



中医认为:各地方气候不同,所生的病不同,春夏秋冬气候不同,所生的病亦不同,各地方的饮食、环境不同,所生的病亦不相同,甚至相同的病,在不同的人身上发生,其治疗方法,用药亦会有所不同。因此,中医诊断治疗,会因人制宜、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机制宜,甚至同一个病人在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不同情绪、不同时机,中医都会给予不同的治疗方法!

中医的治疗方法是丰富多样的,临床上经常分为内治法和外治法,内治法包括中医汤剂,中医丸剂,散剂,膏剂等等,其中应用最广泛的是中医汤剂,是指将数味草药组合为处方的形式,进行煎煮后饮用的一种治疗方法,中医外治包括的内容也很多,包括针灸,理疗,中医传统的按摩手法等等,其中常用的,是针刺治疗,针刺治疗可以分为皮针,腹针,耳针等等,这些都是中医治疗常用的治疗方法。



大多中国人都不会相信中医会在中国人手中被消灭,也不会理解这些中国人为什么要消灭中医。有人会说,中医现今还是有发展的,国家是重视的。但这些中国人现在所讲的中医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医了,而是已经西化了的或是中西医结合的「中医」了。如果最后,中医这个“文化角色”消失了,国人还剩下什么?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用命试出了中医的真伪

做良心事让专业中医食疗回归生活本真!

中医将亡于中药?



阅读 36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