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中国第一大科学发现和发明,将迎来第6个辉煌千年”

2020-04-23
来源:健康知识研究所


从1840年西方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后,作为中华民族文化代表的中医开始遭遇了西医的不断冲击。


时至今日,在现代科学文明体系的标准和权威之下,中医逐渐边缘化,总有人拿着“中医是伪科学”来否定中医的存在价值。一百多年来,已先后有四次要求废止中医的狂潮。


“中医是中国第一大科学发现和发明,将迎来第6个辉煌千年”


但是,奇怪又理所当然的是,中医总会大难不死。为什么?因为有效。


中医文化传播学者毛嘉陵在《走进中医》一书中,曾例举蒲辅周用中药治疗乙脑、岳美中给印尼总统治难疾、唐由之给中外国家领导人治眼疾、江永生成为莫桑比克“御医”四个案例来说明中医疗效的科学性。


“有疗效就是硬道理,这就是中医存在的理由。”毛嘉陵表示,中医药是科学,中医揭示了人体和疾病一些整体层次的规律,虽然理论还停留在古朴的状态,但是这些经验是人类几千年文明反复实践证明了的,“中医是粗粒化的‘大写意’生命科学。”


“中医是中国第一大科学发现和发明,将迎来第6个辉煌千年”


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栏目《中医还能信任吗?》的辩论赛上,反对中医的人士动辄要求中医拿出科学的统计数据或者写出相关的分子式,不管你是否能够救人。好像能写出公式了,也就意味着能救好人了。


当时,国家名老中医周德安运用自己治愈凤凰卫视女主播刘海若脑死亡的案例,力挺中医的有效性和科学性。


资料显示,2002年香港凤凰卫视刘海若主播在英国遭遇车祸导致昏迷,针对病情周教授为海若制订了促醒的针灸配穴方案,这一方案的制定及实施对刘海若后来的促醒及康复功不可没。从被宣判脑死亡到后来的神奇康复,刘海若创造了现代医学的一个奇迹。同样,周教授也用针灸创造了医学神话,类似的奇迹举不胜举。


“中医是中国第一大科学发现和发明,将迎来第6个辉煌千年”


其实,在有关中医的争论中,对其科学性的质疑,早已超出了“科学性”本身,甚至上升到政治的层面。


据有关人士统计:

1929年,上海医界围绕中医废存问题的论战,最终演变成为生存权展开的殊死搏斗,并将其上升到“国计民生”的高度。


1958年,MZD发表支持中医的讲话为中医定性,免掉了两位卫生部副部长的职务,才“平息”争论。


2006年,由张功耀“取消中医”网络签名引发的中医科学性争论,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言人沈志祥都分别明确表达了政府主管部门支持中医药的立场和态度。


2007年,吴仪副总理在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上指出:“中医药作为中华民族创造的医学科学,是我国优秀民族文化中的瑰宝,其地位、作用及科学性不容置疑。”


在中医科学性争论的过程中,已经给老百姓带来了严重影响。医学的最终目的是减轻人类疾苦,我们不能仅就其科学性来探讨,疗效却退而求其次。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的不一定是有疗效的,有疗效的不一定是所谓科学的,科学不一定能治疗你的疾病,但有疗效的却一定可以。


何况,如费氏所强调:“医学的发展是多元化的发展”。不赞成所谓“科学一元论、独尊性。”并且还强调“这必须要有非科学的力量,冲破科学的阻力,才能成功。”


“中医是中国第一大科学发现和发明,将迎来第6个辉煌千年”


身处21世纪,WHO曾在关于《迎接21世纪的挑战》报告中指出:“21 世纪的医学,不应该继续以疾病为主要研究领域,应当以人类的健康作为医学的主要研究方向。”


祝世讷表示,中医的发现和发明集中于健康与疾病的深层复杂机制和规律,正是新世纪新千年医学突破的新方向。


他还称中医是中国的第一大科学发现和发明。中医的发现和发明远在西医视野之外,代表着医学发展的另一方向。从这些发现和发明进行新的开拓 ,可开辟中医创新发展的新纪元,引领医学的新革命。随着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中医将迎来第六个辉煌千年。


邓老也曾表示,21世界是中医的腾飞的世纪。目前世界医学正在害怕将来无药可治抗药性的凶险细菌病,中医应该站出来,为世界医学家分忧,研究消炎抗菌的治法与方药,不应袖手旁观。


中医界要改革,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把对中医失去的信心找回来,不应该在西医学最新成就面前手足无措,忘记了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用多少病人的性命和多少先贤的智慧换来的。


现在,疫情当下,在没有疫苗和特效药的情况下,中医的力挽狂澜就是证明,多国寄重望于中医也是证明,无数国外民众抢购中草药是证明,无数国人对中医大为改观同时是证明。


无论争与不争,中医的影响力都将越来越大;无论信与不信,中医都是你未来的生活,除非你不想要健康。


我将朝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





99%的人还阅读了

中医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

传承国粹,弘扬中医药文化,迎来中国第91个国医节

央广评论:疫情需要复兴中医,人类需要复兴中医


阅读 63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