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药食同源”到“医食同源”

陈农夫
2020-01-16
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


《孟子》说:“食、色,性也。”说明食是人类的本能。一般意义上的“吃饭”并不属于文化的范畴。


“中医食疗文化”指的就是吃的方式的不同,包括饮食原料的获取和食物制作方式、以及食物制作时使用的器物,简单的说就是怎样既吃得好、又吃得健康、美观、吃得雅致。



从“药食同源”到“医食同源”


一个很简单的人人每天都离不开的“吃”,实际上是有很多讲究的,和很多方面如宗教、哲学、科学、经济、风俗、价值观、心理活动等都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漫长的人类进化过程中,中医健康食疗文化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体系。


中国的中医食疗文化,渊源流长,丰富多彩。其最大的特点是“良药苦口”变为精致和美味的“良药可口”,从食物原料的选择,到烹调技术的不断改进和进化,到食用器物的精美等无一不体现出其精致之处;美味不仅指中药变可口,还包括了食疗环境、食疗方式、饮食时的相互交流等。色、香、味俱全的饮食和进食者达到一种和谐的统一,这是中国几千年文化沉淀在饮食方面表现出来的特殊形式。


中医“食疗”的目的是以饮食调理疾病。


中医食疗以中国的饮食文化为基础,融汇于中国的传统饮食文化中,同时又与中医学融为一体,因此食疗文化的意义既超越了饮食文化,又超越了治疗疾病,从而大于药疗。




从“药食同源”到“医食同源”


被西医誉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有一句名言----“你的饮食方式就是你最好的医生”

近年来在西方国家很多人主张治病以天然食物为主,这和中国的传统的中医食疗是相通的,大道圆融,万法归一,人们在走过很多弯路,历经许多教训后才终于明白----道法自然,食疗瑰宝中医药。



“良药苦口”从治疗观念发展到调理预防食疗的享受美味,成为中医食疗文化的源头,因此中医食疗文化与中国饮食文化是密不可分的。


中医食疗学是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通过对食物的性能、炮制、配伍、制作、功效、服用方法和应用规律的研究,应用于人类保健预防医疗的一门学科。是中医学的组成部分,在预防医学、康复医学、老年医学、自然医学等领域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中医食疗是以食物保养身体、治疗疾病,达到健康的目的。“医食同源,药食同功”,这是中国自古已有的。



从“药食同源”到“医食同源”


《淮南子》记载“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反映了先民在寻找食物过程中已经发现在自然界提供给人类的各种物品中既有可食之物,同时又有有毒之品。有毒之品即是“药”。可食之物即食物。“药”的特点是“有毒”,这种“毒”的概念是指药物的性质也即是指药物的偏性而言,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能致人于死地的毒。


《周礼》中记载有食医、疾医、疡医、兽医,“食医”被列为第一位,“食医”也就是陈农夫开创的膳医,“膳医”的职责是用本草饮食物为民众保健防病调理,古代“食医,掌和王之六食、六饮、六膳、百馐、百酱、八珍之齐(剂)”。“食医”即相当于现代的营养师、医生和中医食疗医师的综合。这是属于中医食疗中的“食养”的范畴。


“疾医、疡医、兽医”的职责是治病,“聚毒药以共医事”、“以五毒攻之”,但同时要“以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以五味节之”,“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窍”;“药之养之食之”,说明即使是治病的医生也必须兼有“食医”的职责,也应该掌握“食养”的知识。


这是“膳医”文化的形成与稳固期,中医=膳医,中医处方实际就是营养处方,实际就是用营养治病,中医辩证就是营养的辩证,膳医研究发现,不同的营养问题就会导致不同症状和疾病。



从“药食同源”到“医食同源”


《素问·五常政大论》说:“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这些都说明了在古代食物与药物便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共同为治疗疾病和保护身体健康服务。


战国时期中医食疗养生颇为盛行,这是人类对“长生”的追求。在这种前提下,一些作用较为缓和而具有养生保健作用的药物(其中很多都属于食物)被发现并应用到食疗养生中,这样也就促使食疗进一步发展起来。在人们追求养生长寿的活动中,发明创造了很多方法,神仙方士之术(又称黄老之术)是其中的代表,他们认为黄帝乘龙登天,成为了长生不死的神仙;他们认为彭铿修身养性活到了800岁,号称“彭祖”,而彭祖成了食疗之祖。





阅读 788
分享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