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中医的最高段位,不在别处,而在自己心里

陈农夫
2020-01-14
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

快乐是一种心境,内心湛然,则无往而不乐


老子说:“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最大的灾祸是不知足,最大的过失莫过于贪得无厌。一个人快乐与否,不在于拥有多少,而在于是否知足。快乐是一种心境,内心湛然,则无往而不乐。


笔者多年的采访过程中,认识一位中医教授,他不仅教书育人,亦坐诊接治病人。


逢每周二、六日,挂其医号的患者都排起长龙,甚至五更之时,就有患者家属静候,这位中医教授自早八点,不休息、不吃饭至午后两点。


患者皆言:“在此候上半天,让大夫瞧一瞧,也是值得。”


“教授不仅医术精妙,为人亦谦和,全无名医架子。”


做好中医的最高段位,不在别处,而在自己心里


众多患者中,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寻常百姓,他都一视同仁,视病人的烦恼为己之烦恼,对患者的关切溢于言表,以真诚之心救护病人。


有一些知晓教授居于何处,慕名而来的患者,则索性蹲候于楼下,等教授出现为其诊断。

教授此时虽已疲倦至极,但遇病人,不顾倦意,依然认真望闻问切,教授视己之责任。


若有重症患者行动不便,他便亲自上门诊断,患者家属要给出诊费,一概拒收。


“不能败坏行医规范,医者需先具仁慈之心,亦勤修医术,方才合格。”教授的坚决态度,令患者由不可置信,至心生感动。


与之同时,在行医求学的路上,教授似乎特别具有天分,不仅善于吸引,更富于创新。


做好中医的最高段位,不在别处,而在自己心里

他从事医疗、教学、科研三十余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为其著书立说提供了丰富的思想养分和独到见解。


他尤其在脾胃病的治疗方面有独到见解,代表著作有:《中华名医名方薪传》(共十二册)、《中医名家胃肠病论治笔录》、《名医方证真传》、《痛证名家要方》(共五册)、《肝胆疾病古今效方》、《脏象理论临证指南》、《病因病机学说临证指南》、《气血理论临证指南》、《中药临床新用》、《医学应试题库丛书》等。


其中,教授所著《脏象理论临症指南》,于临床实践中,总结经验,以理论指导临床,强化对疑难杂症的诊断,此书被业内誉为临床理论之高屋建瓴。


巅峰永无止境,只因雄心永无上限。


显然,在专业的领域内,教授用自己超然的灵性顽强地征服了医学,其取得的行业成就令人叹服,更受广大患者尊敬、众多弟子爱戴,可以说早已登临巅峰,成为绽放在当今中医界的一朵奇葩。


然而,他对医学精益求精、完美极致的不懈追求却依然没有止步,只为巅峰之上更有境界——


“作为一名中医,足迹之上,担当在,责任在,远征的雄心不能灭!”教授如此表示。


可见,懂得知足的人,眼之所见,才都是风景。


看山,有山的巍峨;看水,有水的温柔;看月,有月的明澈……


做好中医的最高段位,不在别处,而在自己心里


阐释完美杯酒人生


汪曾祺在《人间草木》中说:“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我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底色是温柔,他总能在不如意的生活中,保持热忱,发现美好与快乐。


这位教授,便是河南中医学院教授、河南中医学院中医理论与临床应用研究所所长崔应珉。


在他的理想世界里,是一个没有贪渎的世界,是为人民服务的世界。


在他看来,一个好中医的价值,并不应该仅仅局限在治病救人的范畴内,他们也可以有更广阔的天空,帮助到更多的人。


因此,每有工作之余,难见崔应珉有闲暇的时候。


他俗乐人情,佛心个性,无一不在,常常被朋友们相约,或浅斟慢酌的小聚,或把酒言欢的会客,或置身于礼数的坐席。


不管什么样的场合,他的风趣幽默,他的纵情大笑,他的亲和而不失庄重,都能让他在人群中散发出十足的个人魅力;


不只让朋友们感到是一个不错的谈话对象,浸润身心,更让大家感到一种亲切和尊崇,成为良师益友。


杯酒释人生,心中有爱,才能活得如此潇洒!


这个爱,用崔应珉的话来说,“是大爱,是人与人之间情诚意挚的仁爱”。


宛若心底有一朵洁白的花,才能绽放出最美的芬芳,崔应珉追求的是,人与人交往那种“回眸见纯真,犹如一缕清香沁人心”的美好。


做好中医的最高段位,不在别处,而在自己心里


做人是一门艺术,这门艺术要做到真实而真诚,心态要特别好


在2500年前,佛陀说,人生总是与烦恼相伴。人们常常以为,烦恼的根源在于执着,也就是对某些事物舍不得放手。但是,享有“东大名僧”美誉的草薙大师认为,烦恼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心灵的反应”。一个人的外表是一袭易老的袍,而包裹在里面的心态,才是决定你永远青春与否的关键。


认识崔应珉的人都知道,他随和的谈笑间,永远透着永不落幕的一种助人为乐精神。

这些品质,令他如同陈年臻酿的美酒一般,获得无上的甘美和醇和。


当然,人的品行永远都存在缺憾,有时就算再细雨灌溉也抵挡不住风格各异的不和谐发生,不懂得遮掩、太过坦荡荡的他,也不免有凡人的伤痛。


对此,崔应珉很坦然,“这一生,遇到挫折,遇到伤害,都不稀罕,最珍贵的是遇到理解。”


时光的打磨中,在崔应珉身上留下些许岁月的痕迹,也让他的性格中充满一种浓郁与淡定的内蕴,含蓄而坚定地展现着其精诚的一面——


他不随波,不逐流,不刻意,不复杂,只为真实做自己,干脆、笃信、洒脱和随意。


他的努力积淀,从不与人言语,从不取悦任何人,内涵只留给懂得的人。


在一往无前的路上,崔应珉表示,最难得是放下所有的负重,心无旁骛地向前奔跑。


他相信人生必需的态度是“举重若轻”,就像《庄子齐物论》里说,“女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


自然界的美妙天籁,是一曲由风声、鸟声、流水声谱写的乐章。


对于追求极致生活、品味高处人生的崔应珉而言,在现今氤氲喧嚣、浮躁侵蚀的社会环境中,找寻一处心灵的静港,惬意地享受属于自己的空间,体味对工作、对生活、对人生的精妙之美,便拥有了抚慰心灵的一切力量。


这种感悟,也让笔者想到了一则故事:

在姑苏城外,有一寺,名为“寒山寺”,有一诗,叫《枫桥夜泊》,诗曰: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诗是千古名诗,因为诗的背后有一个人的故事,他叫:寒山。寒山是唐朝初年人,家道中落,事业不顺,妻离子散,人生中的绝望事一齐砸到寒山身上,一个过了而立之年的落魄文人,不得不告离故乡,开始了流浪。寒山没有垮掉,他在天台翠屏山遇到了一个愿意陪伴他的女人,娶妻生子,读书、卖茶、挽舟、做草鞋……三十年田园隐居。


做好中医的最高段位,不在别处,而在自己心里

寒山本想就这样:一妻一儿一床书,简单过完一生。


可世事无常,苦难又来,妻儿染上重疾,一病不起,竟撒手人寰了。


人生至此,寒山决定告别过往的喜悲,去了姑苏城外的一座无名寺,做了个时而披衣袒胸、散发御风,时而癫狂大笑,时而静心修禅的僧人。寒山曾经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之乎?”拾得对曰:“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短短八个字,道尽了寒山一生的苦难艰辛,也道出了在苦难中寒山踽踽独行的身影。


世人只看到寒山禅师的逍遥,却不知他在黑夜中走了多久,才捱到天亮。


旁人眼中的潇洒自由,其实也不过都只是苦中作乐。


这,也许就是“苦难”存在的意义——

当我们每个人学会审视自己的内心,在快乐的心境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阅读 63
分享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