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锡纯讲操心劳碌、身体虚损过度怎么治?

2019-08-15
陈农夫


大家早上好,今天我们接着来聊张锡纯看病的故事。讲这样一个医案,是虚劳兼劳碌过度的治疗。


虚劳是什么意思呢?过去这“劳”字讲究特别多,说各种劳,比如房劳,房事过度的劳,还有天天工作特别忙碌,消耗身体,也是一种劳,晚上不睡觉,天天想问题,消耗心神也是一种劳。所以“劳”字在过去含义特别多,尤其“劳”字容易跟加一个病字旁的肺痨,就是肺结核,结合在一起,所以古代说虚劳,有的时候这人得的是今天说的肺结核,有的确实是因为劳累过度引起身体的各种虚弱,所以虚劳是很复杂的。


今天讲的医案里的这位妇女,是“天津二区宁氏妇”,姓宁,“年近四旬”,快到40岁了,“素病虚劳”,她一直身体特别虚弱,身体不好,偶因劳碌过度病越来越重。这次的病因是“处境不顺”,本来生活境遇就不好,家里贫穷,“家务劳心”,特别操心,所有事都要她忙,家境不顺,贫穷加上特别劳累,“饮食减少”,慢慢变成了虚劳,这身体就特别虚弱了。最后病到卧床难起,躺在床上没有劲儿,起不来。有朋友会问:真有人能病到这个程度吗?是真有的,就是虚到一定程度了,一点劲儿没有,起不来床。我曾经见过有的患者,说我起来围着院子走一圈,然后躺床上这一天都动不了了,一点劲都没有了,真会如此。这位妇女本来身体就这个情况,又因为家里打官司,必须她去对峙公堂,她必须出庭,结果折腾半天,“劳苦半日”,回到家里以后病就越来越重了,马上就加剧了。



张锡纯讲操心劳碌、身体虚损过度怎么治?


现在的症状是“卧床闭目”,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昏昏似睡”,你看她像睡觉一样,你要喊她的名字,她微微睁开点眼睛不说话,看那样子好像能说话,但实在懒于说话,没劲儿,就不愿意说。脸上好像有点热,再一测体温是38.8℃(在张锡纯那个年代,西医已经进入中国了,所以有体温计)。再问她:你心中感觉是否发热?觉得怔忡吗?心感觉乱跳吗?她都慢慢点头。再诊脉,“左脉浮而弦硬”,上次讲张锡纯医案的时候,那个患者就是弦硬,我没多讲。张锡纯诊脉的时候,尤其左脉,如果弦硬的话,说明这个人肝肾阴虚,尤其是下元、下焦,下焦说肾精阴亏的时候,这个人肾水不能含肝木,肝木化火,所以肝火上冲会导致脉弦硬。所以张锡纯他一诊脉,这人左脉弦硬,就断定这人下元阴亏,肝火上冲。这是张锡纯的经验,一旦诊脉左脉弦硬的话,就断定这人下元亏虚。“右脉浮而芤(kōu)”,芤脉是一按表面上好像很大,再一按下面是中空的,代表血亏、亡血失精,所以都是正气不足之象。


脉为什么会浮?张锡纯说了,脉浮是“气血亏极,阴阳不相维系”,所以阳气飘在上边,所以一诊脉,脉是浮的,脉在上边,一搭就有了,再往下按反而没有,所以张锡纯根据这个脉就能断定这人应该是气血大亏,“阴阳不相维系”。也就是下焦阴亏,导致阳气上浮,这样阴阳慢慢离决,这是虚到一定程度了才能出现的脉象。“两手皆不任重按”,你往下一按都是空的,一按没了,“一息六至”,这人一呼吸脉跳得很快,脉跳得快说明这人正气不足,所以,除了外感热症的时候脉跳得很快,在内伤病里,如果一个人脉跳得很快的话,说明这个人体内正气大亏,是虚的,一般是虚劳才会出现这种脉象。现在这患者“两日之间,惟少饮米汤”,就是两天之内也就能喝点米汤,吃饭吃不下去,然后“大便数日未行”,已经几天没有大便了,小便也变得很短少。


这时候张锡纯根据脉来判断,说这人已经是气血亏极,阴阳不相维系,所以阳气上浮,脸上热,感觉脸上很烫。她的身体会发烧、会热是因为“阳气外越”,这个大家要记住,这是一个特殊情况。一般情况下,人身体正气不足、气血两亏的时候,身体会越来越凉,但是如果肾精不足,偏阴虚的时候,身体会发热,像这位体温38.8℃,这确实是发热了,不是一般的发热,已经发烧了,是“阳气外越而身热”,阳气往外走了,这种情况张锡纯断定是“虚劳中极危险之证”,就是虚劳到一定程度才如此。


一般情况下,这种病应该不好治了,但是张锡纯说了,“所幸气息似稍促而不至于喘”,就是她虽然气息很急促,但是她没像哮喘那样喘起来,虽然咳嗽,还不是很厉害。他知道还可以治,赶快去给她补气血,然后再加一点“收敛气血之药”来辅佐它,使“阴阳互相维系”,本来是要决离的,我一边补你,一边给你维系在一起,这样应该就能恢复了。


所以张锡纯开的方子,上来野台参四钱,12克。野台参我讲过,五台山那地方产的野生的那种党参,张锡纯他认为古代的人参,张仲景所写的人参都是这种党参,不是东北的人参,所以张锡纯特别推崇山西的党参,这个野台参张锡纯认为野生的最好,所以野台参四钱,补气。


生怀山药八钱,这个分量大,24克。生怀山药我讲过,就是干的山药片,而且是河南焦作温县特产的那种怀山药,这是中医里的道地药材,到现在我才知道这道地药材非常不容易,因为真正的垆土怀山药在焦作温县就那么大一块地,全中国道地药材怀山药就这块地产,所以是非常有限的。可见,张锡纯对用药是非常讲究的,专用这块道地药材。



张锡纯讲操心劳碌、身体虚损过度怎么治?


净萸肉八钱,24克。净萸肉就是把山萸肉里面的核挑干净,因为有的山萸肉不认真的话,它是水果,果干了以后,有的把果核留在里面了,这是不行的,张锡纯特别讨厌这种留果核的做法,所以一定是净萸肉。山萸肉是张锡纯特别喜欢用的一味药,张锡纯在补虚的时候,我曾经讲过三大药,怀山药、怀熟地,就是焦作温县产的熟地黄,加上山萸肉,这三味药是张仲景在金匮肾气丸里面三味补的药,后来就发展为张锡纯到晚年开方的时候,只要补虚,这三味药一定上,或者有时候换一味交替一下。这山萸肉滋补肝肾之阴,尤其补肝阴,说肝阴也不是很准确,它补五脏之精,肝肾之精,山萸肉的药性也是温的,这味药我在之前讲张锡纯用药的时候讲过,它有通经络的作用,肝气不舒导致的经络不通,它能通经络。然后在人病危的时候正气一脱,人会忽发寒热,这时候用山萸肉可以收敛气血、收敛阳气,让人身体恢复过来,这是山萸肉的特殊作用。所以当代老中医李可在遇到这种病危的时候,往往在方子里重用山萸肉,就在人病危到极点,已经阳气欲脱的时候,用山萸肉来收敛阳气。


张锡纯在这用山萸肉是很讲究的,一般情况下我们看这患者家庭境遇不好,生活困苦,劳碌,又打官司,应该是情绪不好,肝气不舒,这时候我们往往会在方子里边加点舒肝气的,但是这种情况下能不能加?这就是讲究了,名医就不同在这。我们如果因为情绪不好,加点疏理肝气的,加点香附、加点青皮这些疏理的,完蛋了,因为这人已经阴阳决离了,已经病到极点了,病到这种危险的极点,这时候行气的话,往往人的正气就更加涣散了,所以这时候要特别讲究。张锡纯用一味山萸肉下去,养肝阴、补肝精,而且有收敛的作用。


同时方子后面配生杭芍,即白芍四钱,12克。白芍的作用是柔肝,所以大家看,这时候没有去疏理肝气,而是收敛你,柔肝、补肝,在这种情况下这么用特别得体,这就是名医用药是有心得的。


然后配生龙骨,龙骨这味药的作用是镇肝潜阳,也是能够收敛的,把阳气往下收。前面讲过的收敛气血之药包括山萸肉,包括这龙骨,所以这名医开方是讲究的,我一边给你补,一边怕你补进去收敛不住,就用点龙骨、山萸肉收敛一下。这个龙骨是古代那些动物骨头的化石,在地下,性沉,有重镇作用。但是大家记住了,现在买龙骨尽量到同仁堂等大药房买,因为这种化石越来越少,中医天天这么熬方子,地下的化石越来越少,很多人用假冒的东西,用点什么矿物质做成龙骨的模型,代替龙骨,这种东西有什么作用我们就不知道了,所以尽量上大药房去买正宗的龙骨。


张锡纯接着用大甘枸杞,大的甜的枸杞六钱,18克。用枸杞也是补肝肾之精,枸杞子药性也是温的,您说温的滋阴吗?我们一般说它有滋阴的作用,但是更重要的是补精,补五脏之精,补肝肾之精,所以这也是补精的。


然后配生怀地黄,就是河南焦作温县那的生地黄,是滋阴凉血的,因为她有虚热,需要滋阴凉血。玄参五钱,玄参也是滋阴润燥的,玄参我们昨天讲过。沙参五钱,这是滋阴的,在补精的基础上我再配合三味滋阴的药,我把它向养阴的方向去引导,阴虚如果得以调整过来,虚浮于上焦的虚浮之火才能被引下来,这是一种治疗方向。


然后配生赭石,这赭石轧细了,五钱,15克。生赭石我们以前讲过,这方子里边用了补气的党参,这种人上焦本来就热,你看她脸上都发热,这时候如果用了参,怕这热会更厉害,用生赭石把这药性往下引,它重镇,是矿物质,让药性不往上飘,这是第一。第二,生赭石能够重镇,使气机下行,能够通大便,因为这个患者已经好几天没大便了,我一边给你补正气,一边扶肾精,一边给你通便,这时候就容易通了。最后,这方子配了甘草二钱,6克,调和诸药。


这方子熬成一大盅,分两次,早一次晚一次喝下去,效果如何呢?这药连着喝了三副,患者已经能说话,能吃饭了,也就是身体开始恢复了,“浮越之热”已经收敛了,“体温下降到37.6℃”,心中已经不感觉烦热、发热了,有时还稍微感觉到一点怔忡,就是心脏乱跳,“大便通下一次”,小便也顺畅了。


三副以后张锡纯再调方,又开了一个方子。这方子,野台参四钱,生怀山药一两,加大分量。大家看,张锡纯特别擅长用生怀山药,这是张锡纯补虚特别重要的一个经验,他在补虚的时候离不开生怀山药,接着大甘枸杞、净萸肉、生怀地黄,他把龙骨给去掉了,因为阴阳决离之象已经慢慢消失了,所以他去掉了。然后生地、玄参、沙参、赭石等等都用,最后加一味生鸡内金,黄色的,捣一钱半,很少一点,为什么加鸡内金呢?张锡纯在这里边就说清楚了,他说虚劳的患者身体里边基本都有瘀血,因为气是推动血液走的动力,如果您体内正气足的话,您的血液是通行无阻的,是流畅的,如果这个人虚劳的话,推动血液走的动力不足,您的血又少,这血就容易停在某些位置形成瘀血。所以虚劳的患者多数是带有瘀血的,这是张锡纯的经验。所以在补虚的同时,一定要加一点活血化瘀的药,但是这药还不能加猛了,所以张锡纯经常配生鸡内金,因为生鸡内金具有活血化瘀的作用,如果把它炒熟了就消食导滞,尤其可以消肉食了。


这方子效果如何呢?这个方子连服了四副,“新得之病”,就是后来得的病已经全都痊愈了,但平日的虚劳并没有完全痊愈。



张锡纯讲操心劳碌、身体虚损过度怎么治?


张锡纯说这汤药不用喝了,不能总喝汤药,每天用生怀山药细末,也就是我们说的怀山药粉,煮粥,把它熬成糊糊,然后放里一点白糖,当点心每天喝。大家不要小瞧这个方法,张锡纯在治疗患者善后时,不喝汤药以后,往往用这个方法来给患者调理身体,很简单,就是把山药磨成细末,当然现在有卖山药粉的,给它煮成糊糊,或者开水一冲,冲成糊糊,少放一点糖,每天吃,特别好吃,当点心、茶饮吃,坚持下去身体会慢慢恢复的,因为怀山药有大补肺、脾、肾三脏的作用。很多人以为这就是张锡纯随手一写,善后慢慢服,有用没用无所谓,给你点心理安慰,绝对不是这样的,其实就单服生山药末,就能够治很多大病。


我真的见过这样的患者,老人因为什么原因虚劳,饮食不进,不吃东西,特别虚,得各种各样其他的病。比如我们一位亲属得了神志方面的病,总要去医院,总怀疑自己得肿瘤、得病了,越来越害怕,晚上不睡觉,白天惊恐不安。这是一种抑郁症,不吃饭,人瘦得骨瘦如柴,这时候这病就特别难治了,到心理医生那心理医生都怕,因为太烦人了,去检查说没事,回来以后过几天我可能又得什么肿瘤了,又去医院检查,一上医院就能睡好觉。所以这种病特别可怕,西医对此是无解的,因为他没有任何治疗的方案。中医也很难调理,因为他连饭都不吃,喝汤药,一喝身上各种乱七八糟的反应出来了,怎么办?我就想办法,第一养血,用点养阴血的药,比如炒酸枣仁、龙眼肉等等,给他晚上吃,每天安神,然后中午的时候两调羹的怀山药粉末,冲水,坚持每天中午喝,结果喝着喝着老人慢慢恢复了,现在身体康复,面色红润,吃饭都没问题,每天出去走路,全都恢复了。


像这种情况恢复效果之好都超出我的想象,为什么呢?就是跟张锡纯学的,张锡纯碰到这种虚到一定程度的情况,我用方药扭转你的局面以后,慢慢善后调理,张锡纯就是很简单,好多医方、病例后边都写着最后用点山药粉末,然后放点白糖,给它煮成糊等等,用来善后,这是张锡纯的方案。



张锡纯讲操心劳碌、身体虚损过度怎么治?


所以像这种名医的病例里,每一句话人家可能都蕴藏着很深的含义,就是人家的思考,思路非常丰富,所以我们从病例里最后这一句话,就能悟出来调理身体的一个重要的方法。通过今天这个病例,我们大家学会这个方法,其实也应该算是有一个很大的收获了。如果我们再了解了,在人虚劳到极点的时候我们怎么去补人之精气,补肝肾之精、补肺精、补脾精,如何用怀山药、用熟地黄、用山萸肉,从事中医工作的人,如果了解到,人在病情危重,身体虚弱的时候,即使身体有高热,也可能并非实热,此时应该以培补为主,切勿孟浪攻邪,如果这个思路我们也了解了,这应该算是我们学习张锡纯医案的一点收获,又更加了解中医了。


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儿,以后我会用更多时间给大家来聊古代名医的医案,一点点来聊,我觉得这东西就是越聊越熟悉,越聊越知道名医的思路,对自己身体也会了解一些。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定要自己去保护,所以我就多费口舌,多跟大家聊聊,大家有机会有时间听一听,多了解一些知识,多保护自己身体,那总归是好事。




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