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的上焦烦热病,张锡纯是如何治好的?

陈农夫
2019-07-24
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



今天跟大家聊聊曾经在我的老家沈阳行医,建立了中国第一家中医院的民国时期的名医——张锡纯。


张锡纯当年是中国的一位大医,现在医学界公认,从张锡纯到现在,与张锡纯地位相当的人物,中医界再也没有出现过。张锡纯医术高超,看病效果非常好,我现在读他的书经常拍案称奇,而且我回忆自己,给人调理身体特别见效的,往往用的都是张锡纯的思路。




九旬老人的上焦烦热病,张锡纯是如何治好的?



今天聊的《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的病例是这样的,是虚劳证阳亢阴亏案。这患者是一位92岁的,天津南门外升安大街一位姓张的老太太。张锡纯看病有个特点,他的病例写的都是有名有姓,这家人什么背景、什么单位的、叫什么名都有,所以有非常高的真实性。因为当年出书,书里写的病案都是有名有姓的、什么单位写得很清楚的,如果您瞎写的话人家不让出书,所以张锡纯的病例可信度非常高。


这位姓张的老太太身体病了,怎么找张锡纯看病呢?因为他的儿子原来是哈尔滨税捐局局长,就是今天的税务局局长,因为他母亲年龄大了,所以在民国10年辞去这个职务,回到老家天津。他看过张锡纯写的《医学衷中参西录》这书,特别佩服,觉得写得水平真高。正好张锡纯在晚年的时候,由东北的沈阳,就是奉天,回到天津去定居,一看张锡纯回来了,于是就请张锡纯给他老母亲看病。


这个病什么症状呢?当时是“胸中烦热异常”,就是总觉得胸中烦热,感觉心烦、热,这种热让你心越来越烦,到什么程度呢?她说严重的时候好像坐在屋里,屋都容不下她,觉得烦,怎么办呢?就到院子里,对着院门坐在那,吸着那一院子的空气,自我感觉,恨不得把这院子里的清凉之气吸进来才舒服。感觉有时候“心为热迫怔忡不宁”,心脏乱跳,有时候烦到极点了、热到极点了,觉得心脏乱跳,发慌,这是她心脏出现症状了。“大便干燥”,四五天才去一次,严重的时候甚至必须吃药才能通,这是老年人经常出现的情况。“其脉左右皆弦硬”,这脉像琴弦一样,很硬,“间现结脉”,结脉就是脉跳得不是特别快,甚至还有点缓慢,它主要特点是有偷停,这种停顿是没有节律的,叫结脉,如果有节律的偷停叫代脉。所以我们中医里经常说脉相结代,或者结脉,或者代脉。结脉代表正气不足,比如气血衰弱,人的脉搏就会偷停,而且没有规律。正气不足同时也会体内湿气泛滥等等,会有邪气阻碍气血的运行,所以根本上是正气不足。




九旬老人的上焦烦热病,张锡纯是如何治好的?



此病的症状张锡纯写到这,怎么分析呢?为什么老太太会烦热得不得了呢?诊断,他说“证脉合参”,这人体内“阳分偏盛阴分不足之象”,阴阳正常是平衡的,张锡纯认为这位老太太阳气偏旺了一点,她体内阴气却不足,“阴分不足”,阳气偏旺是好事,所以老太太92岁,这是长寿之人,所以“享此大年,实赖元阳充足”,阳气充足,所以她活的寿命长。但是这阴分不足怎么样?比如阳是100分,阴是100分,这人平和的,这是1:1平,如果阴分不足,变成50分了,这阳本来100分,这人又旺一点,120分,一个120分,一个50分,这阳就显得相对多了。所以这种热不是真正的患外感那种实热,而是虚热,她这是因为阴不足,而显现出来好像是这阳偏多了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这是虚热。这时候张锡纯特别强调不能“苦寒泻之”,实在不能给她清热,因为这热是假的,这时候你给她滋阴,你把阴补足到100分了,阳100阴100,两者平衡了,阴阳平衡、阴平阳秘,这叫平人,就是正常人。


所以,这个时候治疗,张锡纯说“当大滋真阴以潜其阳”,加大力度来滋补,“真阴”是张锡纯经常用的词,这个词给大家讲一下。一般人以为“真阴”就是阴,但是为什么加一个真字呢?张锡纯经常讲真阴,古人也经常有人讲真阴,显然它和阴不一样,不是完全一样的,真阴是什么呢?我们过去有个“精”的概念,五脏有五脏之精,我们人体有一身之精,封藏于肾。这个精化生阴阳,属物质类的,我们总把它归到属于阴的一部分,其实按理说,精应该是不分阴阳的,它是化生阴阳的母体,你给它加点补阳的药,它就生阳了,你给它加点补阴的药,就滋阴去了,我观察到一旦这些医家讲大补真阴的时候,往往都是在补精的药之上加上一点滋阴的,所以他们管这叫真阴。我的理解就是补精,在补精的基础上加上滋阴的药,大滋真阴、大补真阴,这时候滋阴的效果更好,而且是从根本上论治的,真阴这词大家不要一下忽略看过了。




九旬老人的上焦烦热病,张锡纯是如何治好的?



所以张锡纯整个判断方向是“大滋真阴以潜其阳”,把这阳气平衡收敛回来,“实不可以苦寒泻之”,不能用苦寒的药清热。接着考虑到她“脉有结象”,脉跳着跳着偷停一下,而且没有节律,说明这人正气不足、气血不足,“高年者虽在所不忌”,老年人经常会脉象结代,到代脉的时候,有规律的停的时候可能病会重一些,没有规律的偷停说明正气不足,老年人经常出现这种情况,这个时候不能以病论之。好多老年人,你发现她们的脉跳着跳着偷停一下,有早搏,但是身体一切正常,每天起居正常,你不能说这是病赶快治,不一定的,所以张锡纯这里讲说“高年者虽在所不忌”,不能吓唬人家说不行,这太重了,不是的,老年人经常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它也意味着这人稍微有点正气不足,所以“究系气分有不足之处”,所以在大补真阴的基础上,稍微加一点补气之品,这是张锡纯治病的思路。


他开的方子什么样呢?这方子就比较经典了,张锡纯一处方上来,生怀山药一两。生怀山药是张锡纯的法宝,我曾经在讲张锡纯用药时讲过,他方子里的生山药不是在菜市场买的鲜的,那叫鲜山药,他的生山药是干的山药片,在药店里叫生山药片,还有炒山药。张锡纯是比较反对用炒山药的,他的医案里几乎没用过炒山药,他强调一定要用生山药,所以干的山药片就是生怀山药。在这个方子里,张锡纯上来第一味药是生怀山药一两,这个量是比较大的,这山药大补肺、脾、肾三脏之精,补肺、补脾、补肾,色白入肺,味甘入脾,它汁液鲜的是粘稠的能入肾。张锡纯自己经常说山药是滋阴的,但是山药药性是温的,很多人反映说喝完山药以后出汗,滋阴为什么要用温的呢?滋阴药一般都是凉性的,所以张锡纯所讲的山药补阴其实就是补精,这是张锡纯用药的秘密。


张锡纯为什么用药如神呢?因为他对药太了解了,我从学习了张锡纯的思想以后,就找怀山药,找到了以后发现真的用怀山药就能像张锡纯这样治病,确实立竿见影、见效。如果你用了假的,沙土里的,河北、山东产的沙土的山药,就没有这个效果,只有河南焦作温县的垆土山药是道地药材,叫垆土怀山药,是真正的怀山药。所以这个“怀”字指的就是古代焦作温县,古代叫怀庆府,所以叫怀山药,这个是特指的道地药材,就是用这种道地药材才能有这个效果。




九旬老人的上焦烦热病,张锡纯是如何治好的?



接着,方子里面用玄参一两,这分量也比较大,玄参这味药是清热凉血、滋阴降火的。我们说玄参有清热的作用,其实它的清热作用是通过滋阴然后清热的。有的医家就说了,玄参的特点是能够“启肾水上行”,就是上面有火,这火是阴虚导致的,它让肾阴往上走,能够济上焦之火,肾阴上来以后,阴虚导致的虚火就下来了,所以玄参尤其治疗阴虚导致的上焦的热症。《本草纲目》李时珍讲,玄参跟地黄功劳差不多,其实不是的,或者说这话不妥当,玄参本身滋阴的作用没有那么强,它凉血清热作用比较强,所以它最好和其他药配合。配合什么药呢?张锡纯在玄参一两后面就是熟怀地黄一两,这一两分量比较重,张锡纯是用熟怀地黄,又写个“怀”字,就是“四大怀药”,在河南焦作温县产熟地,九蒸九晒的熟地,现在已经非常少了。熟地黄的作用是滋补肝肾之精,尤其补肾精,药性也是温的,补肾精的作用没有什么药比熟地黄再强了,我认为中药里熟地黄补肾精作用排第一,剩下的有枸杞子等等,但是没有什么药的作用能够超过熟地的。所以在张锡纯晚年的时候开方子,方子只要是补虚的,张锡纯往往用这几味药,怀山药,然后配上怀熟地,再配一个山萸肉,这三味药是他经常用的,用这三味药的心得来源于张仲景的金匮肾气丸,就是后世的桂附地黄丸,因为这方子里面主要的药就是熟地、山药和山萸肉。所以张锡纯越到行医的后期,他补虚越喜欢用这三味药,而且量大,上来就打前阵。


给这位老大妈开的方子里,上来就用生怀山药一两、玄参一两、熟地黄一两,再配生怀地黄八钱,就是生地,河南焦作产的生地八钱。有朋友经常问一钱是多少克,清代的时候一钱是3克,这个生怀地黄,就是生地黄八钱,24克,然后天冬24克,也是八钱,这都是滋阴用的。生地我经常讲,生地就是滋阴、凉血。天冬全名叫天门冬,天门冬也是滋阴的,入肺、肾两经,有滋阴润燥的作用,尤其对那种肺经,因为燥热导致的燥咳效果特别好。这里边配上天冬、生地以后,就由补精的方向向阴方向去引导,这就是我经常讲的,精生阴阳,补精的基础上加上补阳的药就奔着补阳的方向去了,加上滋阴的药就奔着滋阴方向去了,这是从根本上论治的,所以这种用药方法特别高。


这里边又配甘草二钱,甘草是和药的,这里只用到6克,它调和诸药,而且甘草能够守中,张锡纯用这药还有特殊用意,“以其能缓脉象之弦硬”,这是张锡纯的心得,以甘能缓之,而且可以调和诸药。在方子里,张锡纯加大甘枸杞八钱,这就是24克,枸杞子也是补精的,大家说枸杞子滋阴,但它药性是温的,吃多了上火,你以为是补阴的,其实是补精的,也补肝肾之精,只不过药性没有熟地黄那么强悍而已,往往也是配合熟地黄用药的,所以这枸杞子是补肝肾之精的。


方子里还配了白芍,生杭芍五钱,15克,白芍是柔肝、敛阴的,配合上甘草叫酸甘化阴,这方子也叫芍药甘草汤,就是芍药和甘草配在一起有滋阴的作用。这方子里边张锡纯又配了野台参三钱,这野台参是山西五台山的党参,这个党参跟东北人参不一样,药性平和一些,没有东北人参那么热,张锡纯认为说古代方子里边所讲的人参其实都是山西的党参,东北人参是后来才进入到中原的,所以张锡纯特别推崇用山西党参,我们看张锡纯的方子里很少用人参,多数地方用党参,而且他说党参最好是野生的,所以是野台参。


张锡纯这块为什么要配合野台参呢?张锡纯说了,她脉有结脉,还是气分不足,有气虚,所以在你补阴、补精的基础上,我给您加点补气的,分量是三钱,就是9克,9克的分量刚刚好。所以我向张锡纯学习的时候,也经常是在给老年人调身体的过程中,看有点气虚的,往往药里要加一点党参,因为它太平和了,党参分量少了还不行,用3克、6克没什么大的效果,所以用到9克我觉得分量是刚刚好的。


张锡纯接着在里边配了赭石,配了六钱,比党参多一倍,而且说把赭石轧细了,这赭石是矿物质的东西,张锡纯为什么配赭石呢?这赭石熬完药以后是红色的,很吓人的,大家别害怕,张锡纯特别擅长用这生赭石,把药性往下引。因为上焦烦热,怕这党参的药力下去以后,引起上焦的烦热,不适合,所以配生赭石,把药性往下引,因为赭石药性重坠,往下走,而且这位患者几天一次大便,张锡纯说药性往下走,正好气机下行,能够通大便,这是张锡纯的心得,有机会我们聊。其实张锡纯特别喜欢用生赭石,生赭石在他手里用得也是出神入化,就跟生石膏、怀山药和熟地黄是一样的,往往当这个人身体内气机不同,尤其是气机不能下行的时候,张锡纯往往借重于生赭石的力量,使气机下行,让全身气机流通开来,所以这是张锡纯的心得。


最后这方子张锡纯又配了生鸡内金,而且强调是黄色的,要捣碎了,用二钱,6克。为什么用生鸡内金呢?第一,“欲其助胃气”,帮助胃气“以运化药力”,因为鸡内金有消食导滞的功能,能够提升脾胃的运化之力。这些药下去,老人92岁了,张锡纯担心她运化这药有问题,所以加一点增强脾胃功能的,这是其一。第二,他这没写,但是张锡纯用鸡内金曾经写过一个心得,往往这种久虚之人体内是有瘀滞的,当你补虚的时候,别忘了她可能有瘀滞,稍微加点鸡内金能把这瘀滞化开,因为生鸡内金有化瘀的作用,化开以后再吸收你补的这些药性,就更容易吸收了。


所以大家看,张锡纯这方子考虑得比较仔细,方子里生怀山药、熟地黄是补肾精的,加枸杞子,然后玄参、天冬、生地黄,这是清热的,芍药和甘草这是酸甘化阴的,加上野台参,就是党参,这是补气的,在补精滋阴的基础上再加了一点补气的,再加点赭石,让这药性往下走,你上焦热,我让气机往下走,再加点生鸡内金,帮助胃增加消化能力,同时再加点化瘀的作用,所以整个方子非常完美。


效果怎么样?说“每日服药一剂”,有的书没点标点,有的书这么写“每日服药一剂至三剂”,我的天,这一看吓坏了,一天吃三剂,不对的,是“每日服药一剂”,一天喝一副,喝到第三剂的时候“烦热大减”,三天热就开始清除了,“脉已不结”,脉已经正常了,“且较前柔和”,已经开始柔和了,于是在第三副药以后,张锡纯在方子里边把滋阴清热的玄参和滋阴的生地黄都改为六钱,把量减下来,玄参原来是一两,现在改为六钱,18克,在方子里再加龙眼肉五钱,15克。为什么加龙眼肉?龙眼肉第一味甘补脾,能够补脾胃,第二能养心血、安心神,所以张锡纯在这里加上来扶正气,养血,又连着喝了五剂药,“诸病皆愈”,所有的病症都好了,所以这个案子非常的经典。




九旬老人的上焦烦热病,张锡纯是如何治好的?


这案子的给我们的启发是,第一,我们要知道,这种阴虚阳亢之人会上焦烦热,会觉得身体烦热得不得了,春夏的时候最重。这个病例发生在春天,在春夏的时候天气变热,这种阴虚阳亢的人身体就会感觉异常的难受,所以我们身边会出现很多这样的人,脾气烦燥,胸中觉得热得不得了,这时候要滋阴,单纯滋阴不是最好办法,你看张锡纯补精,然后滋阴,这个思路我们要学。


第二,要学张锡纯用药的分寸。92岁之人,这时候用药要特别有分寸,你看张锡纯这方子里绝对是以培补为主,老人扶正,对这样的老人这种扶正就是正道,这时候苦寒、直泻、清热要慎重一点,攻邪也要慎重,其实这都是经验,看人这方子四平八稳,以补为主,稍微加一点点通的,我觉得这是经典之至,所以没几副药很快这患者病就好了。张锡纯治病都是几副药解决问题,她这烦热消失了,说明身体内肾精充足了,这对老人身体整体的恢复是特别有好处的。


今天这病例我们就聊到这,这是讲张锡纯看病的故事,我给大家简单分析了一下,如果给中医院校的学生讲课可能分析得比这要细一些,我们现在聊的就是大概,大家了解一下张锡纯是怎么看病的,而且思路如何,大家了解一些用药知识,我觉得就是达到了效果了。希望大家慢慢了解中医、慢慢熟悉中医,逐渐了解中药文化,对自己养生、对自己保护身体健康是有一定的好处的。



阅读 218
分享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