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精亏虚也会引起外感!
2018-09-11


  在古代,有种说法,说人纵欲过度,会引起肾虚,而肾虚之人在性生活之中或者过后,肾经更加空虚,更容易感受外邪,比如受寒,而此时外邪会直入少阴,情况更加严重,古人管这种受寒,叫夹色伤寒,这种病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都是男性患的,很多女性也会中招。



  对于到底有没有夹色伤寒,其实古人也有争议,比如喻嘉言就曾经训斥弟子,告诉他们并无此事,说此时患病,只是重一些而已,并无特别。但是,也确实有很多医生认为有,治疗的方式,多数是温阳驱寒,用的方剂,基本是张仲景的麻黄附子细辛汤、真武汤、四逆汤等等。



肾精亏虚也会引起外感!


  我初学医的时候,对此事也将信将疑,可是,后来见了几例,也觉得确有此事。今天我们聊聊,其实更重要的,是希望大家能重视肾精。


先讲个病例。




  我老家有一兄弟,英俊潇洒,离婚后至今未再婚。但是因为他太出色了,事业好,个头高,人超帅,所以,一把年纪,女孩子对其倾心仍旧众多,持续多年。曾经有一次,突然电我,说自己突然感冒了,咽喉肿痛,几乎吃东西都吃力。我问他到底是喉结痛还是扁桃体两侧,他说都痛,好像偏上。



  我觉得这虽然重,但是简单啊,这是热毒壅结于咽喉啊,我的心得,最有效的莫过于李东垣的普济消毒饮。于是颇为自信地推荐他使用。一般我的经验是,一副药,基本改变局面。



  结果,一副药以后,我打电话问他,他说丝毫没有改变。



  这让我大吃一惊,顿时觉得自己太轻率了,于是约了见面,四诊之后,觉得不对。再细聊,他认识了新女友,近日同房颇多。然后问我:这也有关系?



  其实,我当时心中浮现的,就是明代名医张景岳治疗王蓬雀的医案,张景岳说:



    “余友王蓬雀,年出三旬,初未识面。因患喉痹十余日,延余诊视。见其头面浮大,喉颈粗极,气急声哑,咽肿口疮,痛楚之甚,一婢倚背,坐而不卧者,累日矣。及察其脉,则细数微弱之甚。问其言,则声微似不能振者。询其所服之药,则无非芩、连、栀、柏之属。此盖以伤阴而起,而复为寒凉所逼,以致寒盛于下,而格阳于上。即水饮之类俱已难入,而尤畏烦热。余曰∶危哉,再迟半日,必不救矣。遂与镇阴煎,以冷水顿冷,徐徐使咽之。用毕一煎,过宿而头项肿痛尽消如失。余次早见之,则矍然一瘦质耳,何昨日之巍然也。遂继用五福饮之类,数剂而起。疑者,始皆骇服。自后,感余再生,遂成莫逆。



  这故事我讲过,患者头面肿大,咽喉肿痛,张景岳认为这是虚证,用的镇阴煎,就是用大量的熟地滋补肾精,然后配合附子、肉桂,生阳,引火归元,将上焦浮热收敛回来,一天就逆转局面。



  张景岳治疗的王蓬雀,并不一定完全是外感,但是非常类似,而这种上焦的热症,很容易引起外邪入侵,导致演变成真正的外感的。这种情况,其实就是另一种类型的夹色伤寒。这正应了《黄帝内经》里的话:“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于是,我就建议我这位兄弟原方服用镇阴煎,结果,一副药,他自述咽喉基本好了,还剩余一点点不适。而且这个时候,感冒的症状才显露出来。


  

  这样,我就再用治疗感冒的思路,三副收功。



  张景岳的这个思路,就是对之前古人所论的夹色伤寒的补充,之前古人治疗,多从温阳论治,但是,我觉得张景岳的思路,补充了肾精亏虚这个方面的不足。



  我曾经讲过很多次肾精,我觉得保护肾精,还是要强调的。肾精是我们身体的本源物质,由从父母那里遗传来的先天之精,和后天吸收饮食精微等形成的后天之精结合而成,张景岳说:



    “人之始生,本乎精血之原;人之既生,由乎水谷之养。非精血,无以充形体之基;非水谷,无以成形体之壮。”



  在一般的中医理论里,肾精属于阴,所以古代也有很多医家把精与阴混谈。但是,人体内属阴的物质,还有血、津、液等,应该说,精的位置比较特殊,我一直把它放在阴阳之间的位置,因为古人也一直把“精气”并称,认为精即是人体本源之气。其实中医的很多概念,也在逐渐变化,如果我们不能准确定位,则很容易出现偏差。比如我们现在所讲的“滋阴”,用的多数是生地、沙参、麦冬、天冬、石斛、玉竹等清凉之药,而养血,则多用当归等药,血属于阴,可是多服当归,则会燥热。因此,现在滋阴、养血、填精,已经具有了新的各自的含义了。



  我之所以主张肾精介于阴阳之间,是因为肾精的作用太大,是生命的基础,它化生阴阳,然后才有我们身体的一切,在中医里,精的功能有负责繁衍生殖、生长发育、生髓化血、濡润脏腑等作用,无比巨大,故为生命之根基。


肾精亏虚也会引起外感!


  肾精的这件事,我为何一再提起呢?因为我现在看到肾精亏虚的人太多了。



  现代人纵欲伤精,我的同学不断写文章呼吁大家重视,但是很多反中医的人还颇有反感,认为怎么会呢?其实确实如此,古人的经验,不容忽视。



  其次,现代人熬夜太多,熬夜会伤害身体,累及肾精。现代很多年轻人精力匮乏,生机不旺,与常常熬夜是有关系的。我见过很多年轻人都是后半夜睡觉,这是需要警惕的。



  还有,就是劳神伤精,这是现代人的一个主要问题,思虑过度,无一刻宁静;欲望滋生,心动不已。这都会耗伤肾精,导致精亏的。



  我之前讲过,现在慢性咽炎者很多,有空气污染的原因,有外邪残留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肾精亏虚,虚火上炎。所以,用镇阴煎调理,对于这个原因引起的患者效果不错。



  另外,对于一些突然出现的头面部热症,我们也要警惕,很多时候就是肾精不足引起的,古人管这叫“龙雷之火上奔”。这样的病症,会特别重,有时会以为自己遇到了无比强大的外邪,就像张景岳病例中描述的,连头部都肿起来了,但是,其实这是身体里的亏虚导致的。我曾经在一个春天,遇到好多此类患者,结果都是用镇阴煎、引火汤之类的方子解决的问题。



  还有,就是隐藏未发的肾精不足,这样的人群,肾精不足的程度,还没有引起爆发,但是,身体会逐渐衰退,会提早牙齿松动,头发枯槁,骨骼会提早出问题,生殖功能会提早衰退等等,这都是暗自发生的,如果不注意,还真不会想到病因在此。



  所以,我有一天重新阅读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的文章《阳有余阴不足论》,朱丹溪说人体阳总是有余的,而阴却总是不足的。这个文章被后世的扶阳学派广为攻击,说阳气是人体的根本,怎么会有余呢?所以朱丹溪的说法是错误的。



  其实,再看此文,我很感慨,其实朱丹溪论述的,就是肾精亏虚,导致的虚火上炎。



  只不过,朱丹溪前面把人体的阴阳论述了一通,把肾精亏虚和虚火,放在一起谈论,导致两对儿概念混淆了,所以后世看着乱了。应该说,他讲的阳,是病理的热证,而并不是身体里元阳的阳。他说的阴,就是肾精。


让我们来看看朱丹溪讲的:



     “心,君火也,为物所感则易动,心动则相火亦动,动则精自走,相火翕(xī)然而起,虽不交会,亦暗流而疏泄矣。所以圣贤只是教人收心养心,其旨深矣。”



  他这里讲的火,就明显是相火,并非身体之阳。而且朱老爷子讲的比较严重,他说您看到美女,虽然没有和人家怎么样,可是您心动了,勾动了心火,也会暗暗消耗肾精的,按照老人家的说法,看美女照片绝对不是现在大家说的“养眼”,而是伤身。


肾精亏虚也会引起外感!


  而朱丹溪对症状的描述,也是肾精不足的表现:



      “今日多有春末夏初,患头痛脚软,食少体热......若犯此四者之虚,似难免此。夫当壮年便有老态,仰事俯育一切隳坏。”


那么,该怎么预防呢?


朱丹溪说:



      “古人谓不见所欲,使心不乱。夫以温柔之盛于体,声音之盛于耳,颜色之盛于目,馨香之盛于鼻,谁是铁汉,心不为之动也?善摄生者,于此五个月出居于外。苟值一月之虚,亦宜暂远惟幕,各自珍重,保全天和。”



  这些描述,是告诉大家不要纵欲,又都是保护肾精的思路。所以我觉得朱丹溪已经看到了肾精不足,引起的虚火上升的病症,这篇文章,讲的就是这个问题。到了后世,明代的医家把这个问题更加具体化,陈士铎、张景岳、傅青主等和道家有关的医生,从理论上尝试阐述了这个问题,而实践中应用大量熟地,和少量肉桂、附子的配伍,解决了这个问题的治疗问题,这应该是中医的一大进步。



  但是特别遗憾的是,到了清代,温病学家对此并未特别重视,温病学家多讲究见热清热,他们认为用熟地会把邪气闭在体内,所以很排斥使用熟地,甚至诋毁张景岳。所以我的感觉是,很多此类患者被温病学家寒凉药误治,反而延长了病程。有时间我会从文献中找一些这样的医案,来证明我的观点。



  中医的发展,有的时候,会因为某些流派的突然流行而走弯路,此时,纵览群书,博采众长是很关键的。



  今天,我们再次把肾精的概念提出来,多讲讲肾精亏虚的危害,希望可以对维护大家的健康有帮助。相关内容推荐:肾精亏虚病重时,用熟地黄!



  下面是朱丹溪的原文,有喜好中医的朋友可以参详一下,看看我讲的观点是否合理?



★阳有余阴不足论★



  人受天地之气以生,天之阳气为气,地之阴气为血。故气常有余,血常不足。何以言之?天地为万物父母。天大也为阳,而运于地之外;地居天之中为阴,天之大气举之。日实也,亦属阳,而运于月之外;月缺也,属阴,禀日之光以为明者也。人身之阴气,其消长视月之盈缺。故人之生也,男子十六岁而精通,女子十四岁而经行,是有形之后,犹有待于乳哺水谷以养,阴气始成而可与阳气为配,以能成人,而为人之父母。古人必近三十、二十而后嫁娶,可见阴气之难于成,而古人之善于摄养也。《礼记》注曰∶惟五十然后养阴者有以加。《内经》曰∶年至四十阴气自半而起居衰矣。



  又曰∶男子六十四岁而精绝,女子四十九岁而经断。夫以阴气之成,止供得三十年之视听言动,已先亏矣。人之情欲无涯,此难成易亏之阴气,若之何而可以供给也?!经曰∶阳者天气也,主外;阴者地气也,主内。故阳道实阴道虚。又曰∶至阴虚天气绝,至阳盛地气不足。观虚与盛之所在,非吾之过论。主闭藏者肾也,司疏泄者肝也。二脏皆有相火,而其系上属于心。心君火也,为物所感则易动,心动则相火亦动,动则精自走,相火翕然而起,虽不交会,亦暗流而疏泄矣。所以圣贤只是教人收心养心,其旨深矣。天地以五行更迭衰旺而成四时,人之五脏六腑亦应之而衰旺。四月属巳,五月属午,为火大旺。火为肺金之夫,火旺则金衰。六月属未,为土大旺,土为水之夫,土旺则水衰。况肾水常藉肺金为母,以补助其不足,故《内经》谆谆于资其化源也。古人于夏必独宿而淡味,兢兢业业于爱护也。保养金水二脏,正嫌火土之旺尔。《内经》曰∶冬不藏精者,春必病温。十月属亥,十一月属子,正火气潜伏闭藏,以养其本然之真,而为来春发生升动之本。若于此时恣嗜欲以戕贼,至春升之际,下无根本,阳气轻浮,必有温热之病。夫夏月火土之旺,冬月火气之伏,此论一年之虚耳。若上弦前下弦后,月廓月空亦为一月之虚。大风大雾,虹霓飞电,暴寒暴热,日月薄蚀,忧愁忿怒,惊恐悲哀,醉饱劳倦,谋虑勤动,又皆为一日之虚。若病患初退,疮痍正作,尤不止于一日之虚。今日多有春末夏初,患头痛脚软,食少体热,仲景谓春夏剧秋冬瘥,而脉弦大者,正世俗所谓注夏病。若犯此四者之虚,似难免此。夫当壮年便有老态,仰事俯育一切隳坏。兴言至此,深可惊惧。古人谓不见所欲,使心不乱。夫以温柔之盛于体,声音之盛于耳,颜色之盛于目,馨香之盛于鼻,谁是铁汉,心不为之动也?善摄生者,于此五个月出居于外。苟值一月之虚,亦宜暂远惟幕,各自珍重,保全天和,期无负敬身之教,幸甚!


来源: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