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谈痛风病的神奇解决方案:乌鸡白凤丸(3)
2018-08-02


  我之前连着写了两篇文章,介绍痛风病的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法,服用中成药乌鸡白凤丸。因为这个方法是如此的匪夷所思,所以很多人听了都将信将疑,而那些在我的劝说下服用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摆脱了痛风的发作,血尿酸也基本恢复正常。




  前些日子,与朋友谈起此事,一位朋友说:“我想起来一件事情,很早以前,有个朋友找我买乌鸡白凤丸,买几箱。我问他干嘛买这么多,他说用来治疗痛风的,当时我没有在意,现在想想,才明白真的如此。”看来,在很早以前,就有人知道这个方法了,但是非常遗憾,现在大多数人还不知道。


  在网络上,很多人谈论此事,都是一种鄙视的态度:“这是谣言,这是给妇科吃的,怎么能调理痛风?”


  似乎就只有我一个人在传播此事,多数医学工作者持怀疑态度。可是,痛风患者如此之多,仍然缺乏有效的药物治疗,西药甚至有很大的副作用,那么,我们为何不能持开放的态度,姑且来看疗效,如果真的对患者有利,为何我们不能接受呢?要知道,每一天医学都是在飞速发展的啊!


  好吧,为了让大家更多了解,我来再介绍一下这个方法吧!


首先,我们来看看什么是痛风。


  痛风,西医认为是由单钠尿酸盐(MSU)沉积所致的晶体相关性关节病,与嘌呤代谢紊乱和尿酸排泄减少所致的高尿酸血症直接相关,痛风严重之人,可出现关节残疾和肾功能不全。


  痛风最重要的生化基础是高尿酸血症。简单地说,就是身体每天产生代谢产物血尿酸,如果身体出现问题,导致无力将其排出,停留在体内,则产生高尿酸血症,出现痛风。


  传统中医认为,这是正气不足,痰浊蓄积体内无法排出,导致的身体问题,因此,中医将痛风分型,一般分为:湿热痹阻、血瘀痰凝、肝肾亏虚等等,分型很多,不做赘述。


  在治疗中,往往因为痛风产生的肢体问题,而将疏通经络,排除湿热作为着眼点,所以用药多是秦艽、防风、鸡血藤、桑枝、羌活、薏米、土茯苓等等疏风通络泻浊的药物作为首选。验之临床,可取效一时,但是很难持久。


  而着重于肝肾亏虚的思路,一直没有得到太大的重视,这非常遗憾。


  实际上,我觉得痛风病,恰恰因为它的局部症状突出,我们会误认为这是一个实证,掩盖了它的真实属性。


  其实,其本质是一个虚证,或者说,是虚实夹杂之证,而以虚证为主,实证只是一个结果,甚至是一个表面现象。




     在中医里面,有个理论,叫“真虚假实”,一般是由于正气虚弱,脏腑经络之气不足,推动、激发功能减退,导致了局部出现类似“实证”的假象,故真虚假实证又称为“至虚有盛候”。


  这样的例子非常多,如素体脾虚,运化无力,却出现腹部胀大、胀满而痛,脉弦等症。这种情况很容易让我们觉得这是实证,要去理气,要去泻浊,其实,导致这类似实之症的原因并不是实邪,而是身体虚弱,无力运作。治疗恰恰要应用补法,一旦随意应用泻法,祸不旋踵。


明代名医张景岳在《景岳全书·传忠录》写到:


      “至虚之病,反见盛势……如病起七情,或饥饱劳倦,或酒色所伤,或先天不足,及其既病,则每多身热、便闭、戴阳、胀满、虚狂、假斑等证,似为有余之病,而其因实由不足。医不查因,从而泻之,必枉死矣!”


  中医还有一种理论,叫虚实夹杂,也就是说,虚证和实证结合在一起,比如,正气不足,无力推动经络之气运行,这是虚证,但是,经络不畅又会造成局部的瘀阻,导致局部出现瘀血、痰湿等实证。这就是虚实夹杂,那么,虚证是根本,实证是结果,如果我们全力扑在消除结果上,不顾根本的原因,则此病永远无法治愈。


  我觉得痛风病就是典型的这两种问题,以后者为主。正气不足在先,肝肾亏损,然后导致无力将痰浊排出,导致局部问题,而这局部问题只是虚损的全身反应之一,而我们只是因为它痛比较明显,而觉得这就是全部,这就犯了方向上的错误。


  所以,包括西医在内,让人忌口,这是暂时减少摄入嘌呤类物质,但是一旦再吃,立刻就犯病,因为根本问题没有解决。


  而一味采取泻浊的方法,虽然暂时有小效,但是终究解决不了整体问题,因为你自己的身体没有恢复,是药物帮助排泄的,一旦停药,病必复发。


  而乌鸡白凤丸,取自明代名医龚廷贤的医书中,主要是滋补肝肾,培补肾气,扶助人体的正气,当正气充足后,则身体可以自己运化痰湿,将湿浊排出。


  中医讲究辨证论治,我们很难遇到一个什么方子,就专门针对某个病有特效,但是乌鸡白凤丸就是。这只能说,痛风病的证型,相对单一,这是我们之前估计没有意识到的。


  我现在迫切希望,有医院可以牵头,来做临床研究,用统计学数据,来为这个古老的方子提供验证。


  至于服用方法,就是按照说明书来吃,一般两个月为一个疗程。验一下血尿酸,以血尿酸恢复正常为度。


  偶尔有服用此药无效的,估计是其他证型,建议请医生具体分析调理。有个别的人,在服用后感觉头痛、头胀,这是阴虚比较明显的体质,建议改服六味地黄丸,效果也不错。


  有朋友问外国人是否可以吃,抱歉,我不了解外国人体质,确实无法判断。




  现代社会,因为劳作辛苦,正气不足之人太多,而饮食肥甘厚味更多,所以无力运化,导致痛风为患,很多人每天经受这样的折磨,我个人力量有限,但是,有缘了解了这样的方法,愿将它不断推广,直到众多患者得以解除病痛!相关文章阅读:再谈调理痛风病的新方法:乌鸡白凤丸(2)


  一个人,一生做一件对众生有益的事情,就是令人欣慰的事情了,我做的好事不多,但是,愿将此事进行到底。


  各位朋友,您自己可能并无痛风,但是,您的朋友里面,一定很多人有,希望大家能用洪荒之力转发传播这个思路,令朋友们解除痛苦。



来源: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