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时节,三叉神经痛高发怎么办?
2018-07-03



  一般到了夏至或者冬至这两个节气,我会遇到很多人向我咨询类似的问题,这些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为什么这两天突然牙疼了?为什么这两天突然咽喉疼痛了?为什么这两天突然三叉神经痛发作了?


  今年夏至仍然不例外,有几位朋友向我咨询,牙疼怎么办?还有朋友问我,家里老人三叉神经痛犯了,非常痛苦,怎么办?


  三叉神经是面部侧面的重要神经,而三叉神经痛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疾病,疼起来非常的要命,我见过这样的患者,发作的时候,自己用手直想挠脸部,嘴里咝咝地吸着凉气,其痛苦不言自明,很多人看到这种滑稽的场面觉得他动作好笑,其实,这患者已经痛苦得手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我在读硕士的时候,我的一位同学的父亲非常擅长治疗这个病,有一次我去他们医院参观,见到满走廊的患者,大约有几百人吧,都在等着治疗,可见此病患者之多。


  那么,这个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为什么容易在夏至或者冬至这个季节发作呢?为什么此时还容易牙疼、咽喉痛呢?


  三叉神经痛这个病,古人早有认识,比如我曾经写过的明代名医缪希雍有位朋友,叫王肯堂,这位王肯堂在他的医书《证治准绳》曾描述过此病:


      “发之处则上连头,下至喉内及牙跟,皆如针刺火灼,不可手触,乃至口不得开,言语饮食并废,自觉火光如闪电,寻常涎唾,稠粘如丝不断。”


  这种病,现代医学研究不够,至今没有找到明确的发病原因,治疗上也缺乏有效手段。


  这个病以前中医一般都用疏风散邪,解毒通络等思路治疗,但是效果也一般,我对此也没有什么好的手段,看着患者痛苦,心中无奈。


  但是,《黄帝内经》里面说:“云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意思是,那些说这个病治疗不了的医生,其实只是没有掌握好的思路而已。言下之意,在我们老祖宗的眼里,没有什么病是治疗不了的。这口气虽然很大,但是这话也在理,充分说明了我们老祖宗对医学的期望——大家努力吧,迟早所有的病都有解决方案的。


可是,这个三叉神经痛呢?有什么好的思路呢?这个思路在哪里呢?


  后来,我偶然翻到李可老中医的书,这位老中医不比寻常,一般老中医,自己有什么好的验方和思路,都留着给自己的家人,可是如果自己的家人没有学医的,就坏了,这些经验就消失了,非常可惜。可是这位李可老先生不一样,他有什么心得,全都写下来,出版成书了,在书里,他还苦口婆心地呼吁有关领域高层领导,能够组织人力开发他的这些方子,让更多人受益。


  从写书的言语之间,可见李可老先生的仁心。


  我那个时候偶尔翻着他的书,突然看到他论述三叉神经痛,与众人不同,他认为此病是肾阴不足,导致的龙雷之火上奔。


  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中医认为肾脏有肾阴与肾阳两部分,两者平时是平衡相处的,所以虽然肾为水脏,但是有肾阳的温煦,却不会寒冷。


  可是,如果一个人肾阴不足了,就好比水池里面的水不足了,那么水池里面的龙,也就是那个肾阳,就会无所依托,于是就飞升而上,这叫“龙雷之火上奔”。


  我再举个例子,平时我们有一百份的肾阴,也有一百份的肾阳,两者平衡相处,相依为命。可是,如果这个肾阴被消耗很多,只剩下三十份了,而肾阳没有变化,那么,肾阳就会显得多,多了七十份,这个大家理解吧,那么这七十份无所依托了,就会怎么办呢?因为肾阳属阳,也叫命门之火,所以它会向上走,这就叫龙雷之火上奔。


  这种龙雷之火上奔了,就会导致咽喉、眼睛、牙齿等问题,而这个三叉神经痛也大多是这么导致的。


  李可老先生的思路果然与众不同,他说这种情况,应该滋补肾阴,用的就是傅青主的引火汤


  关于傅青主和陈士铎的故事,在我写的《古代的中医——七大名医传奇》这本书里,已经写过了,这个引火汤在两人的书里都出现过,因为后世认为陈士铎是傅青主的学生,因此这个方子也被称为傅山引火汤



傅青主

  这个方子的药物组成是熟地,巴戟天,茯苓,麦冬,北五味,实际上,我们现在用的熟地还是原来的三两,其他的药物用的量没有那么多了(具体用量大家可以检索李可老先生的文章,同时请在附近医生指导下使用)。


那么这个方子确实对此症有效吗?


  刚看完李可老先生的论述,我觉得非常在理,正好有位朋友,他的老母亲三叉神经痛犯了,非常的痛苦,向我询问,我反复诊断,觉得这位老人确实肾阴不足,因为舌头非常的红,没有舌苔,这是典型的阴虚指征,我是研究中医诊断的,这种舌像基本可以作为中医的金指标了,于是,我就向他推荐了引火汤。


  这个方子因为主要的成份就是熟地,其他的一般用得不多,所以味道不错,基本是甜甜的。


  当时我心里虽然知道这位老人需要滋阴,但是真的滋阴了,难道这个三叉神经痛就可以好了吗?要知道这可是个大家都没什么办法的病啊。结果,三天以后,我忍不住打电话询问,他告诉我,他母亲的三叉神经痛已经消失了。


  当时我心里非常高兴,原来此病真的与李可老先生所叙述的一样!


  据李可老先生讲:“纵观历年病例,约在百人之数,悉属肾阴下亏,龙雷之火上燔,无一例外。”


  看来李老认为这种情况的比例是非常高的,虽然中医讲辨证论治,但是同一症候的比例出现高了,也很说明问题。


  同时,李可老中医还列举了判断这种病症的依据:“龙雷之火为脏腑内生虚火,与六淫外邪实火大不相同,有以下5点,可资鉴别:


1.双膝独冷,上下温度如常,独膝盖部其冷如冰;




2.来势晕急跋扈,如迅雷闪电,顷刻生变,外感多渐变,火不归原多突变;


3.随阴阳盛衰之年节律、日节律演变,天人相应现象最著,如冬至阳生则病,春令阳升转重,夏至阴生渐缓,日出病作,日中病甚,日落病缓,入夜自愈;


4.热势轰轰,或由脚底,或由脐下,上攻头面,外感无此病象,若出现此象,按火不归原论治,误用苦寒直折则危;


5.不渴尿多,渴喜热饮。”


——李可先生原文。


  这里面,还有一些指征,比如舌质很红,舌苔薄或者没有舌苔。还有就是这种人很容易面色红,像是喝醉酒一样。


  李可老中医认为此类患者冬至的时候发病,夏至的时候病势变缓,但是根据我的总结,冬至和夏至的时候患者都很多,其中的区别是:冬至一阳始生,所以此时阴虚的患者发病的多;夏至一阴始生,所以此时阴虚,同时兼阳虚的人比较多,对于此种兼阳虚的情况,一般每次用1.5克的肉桂粉末,用米饭和成丸,在喝药之前先冲服。


  但是,我们也不能死教条,不是说这种情况只是在冬至夏至才出现,其实一年中的任何时候,只要条件存在,这种病症就会出现。


  只是说句实话,三叉神经痛是比较容易识别的,但是平时的牙痛,不知道有几人能识别哪些是龙雷之火上奔,那些慢性咽炎,又有哪些是呢?这都需要我们继续总结。


  我曾经讲过明代名医张景岳的镇阴煎,其实也是这个思路,大量的熟地,配合一点其他的药物,最后如果兼有一点阳虚,加上一点点的肉桂。不知道为什么,在明末的时候,这样的学术思想突然呈现,这里面有什么原因?这些医生,张景岳、傅青主、陈士铎都是道家之人,他们的这种思路与道家的联系如何?这里面的传承是否是经过道家系统完成的?这都是值得研究的内容。


  说句有趣的话,曾经有搞经营的朋友,听到我说这个三叉神经痛的有效思路,于是心生想法,提议应该搞个该病的专科医院,就用这个方子,作为秘方使用,效益一定不错。


  我当时笑了,告诉他,这个思路是李可老中医提出的,但是,这位老中医也没想用这个方子发大财,人家早就把这个方子写进书里了,这是人家的心胸,人家没想着自己的钱,他想的是如何把自己的经验告诉天下人,让大家少受痛苦。


  如果中医都如此不保守,则当然会日日进步。借此,向李可老中医致敬!


来源:
写下你的评论吧